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

乌兹别克斯坦——一个遍地是“古”的国家

九月 17th, 2019  |  国际海外

乌兹别克斯坦是个文明古国。两千多年前,张骞出使西域时到过的大宛国,就在现今乌兹别克斯坦的费尔干纳一带。乌兹别克斯坦又是一个年轻的国家,它于1991年9月1日宣告成立。

国徽是一国的标志。只要看看乌兹别克斯坦的国徽,就可以对这个国家有个基本了解。它呈圆形,在圆的外侧,左为绽开的棉桃,右为沉甸甸的麦穗。圆面中间为一只展翅飞翔的吉祥鸟,背景是冉冉升起的太阳和碧绿的原野。太阳的上端为一弯新月和一颗五角星。新月和五角星是穆斯林国家的标志,新月还象征着和平、和睦、和谐、原野、棉桃、麦穗则象征农耕文化的传统与丰收连年。

乌兹别克斯坦地处中亚腹地,与五个穆斯林国家为邻。其不仅自身没有出海口,连它的所有邻国也都没有出海口。这在世界上,可谓绝无仅有。

与邻国不同的是,乌兹别克斯坦遍地是“古”。纳曼干、安集延、浩罕、塔什干、撒马尔罕、布哈拉、希瓦······随便指出一个,其“年岁”都相当可观,少则一千多年,多则两千年以上。

撒马尔罕、布哈拉、乔希这三大古都,均始建于中国春秋与战国交替的时期。当时的撒马尔罕可与罗马、雅典、巴比伦相媲美,在阿拉伯古籍中被称为“璀璨的东方之珠”。布哈拉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,有“中亚麦加”之称。希瓦至今仍保存着古建筑群的风貌,被称作独一无二的“历史活化石”。

1966年4月26日,在塔什干发生了7.5级大地震,一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刹那间就成了一片废墟。在原苏联其他14个加盟共和国的援建下,塔什干很快变成了一座美丽的大花园。在市内,矗立着两个有重大象征意义的纪念碑:一个是“地震纪念碑”,另一个是“哀伤母亲纪念碑”。在后一个碑的两侧,各有一条木雕走廊,廊上挂着一排排荣誉簿。在每本簿上,用金色字母刻着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者的名字。细细观看完这些荣誉簿,让人不禁唏嘘。

撒马尔罕有“名胜古迹博物馆”的美称。市中心的“列吉斯坦”建筑群,被誉为“中世纪中亚建筑的皇冠”,其主体建筑是兀鲁伯神学院。兀鲁伯是“乌始皇”帖木尔之孙,他既是国王,又是天文学家、哲学家、诗人。他不仅创建了这个神学院,还常到这里讲课,传授世俗的科学思想。在这个建筑群不远处,有一处古天文台遗迹,这个天文台也为兀鲁伯所建。在遗址上矗立着兀鲁伯发明的“六分仪”巨大模型。他当年就是用这一仪器,测出一年时间为365天零4个小时,与现代科学计算的结果几乎没有差别。撒马尔罕还有一个着名景点就是帖木尔家族墓群。钱其琛副总理参观完撒马尔罕的名胜古迹后,曾郑重地对我说,“乌兹别克斯坦人的灿烂文化令人肃然起敬。”

乌兹别克斯坦的面积为44.74万平方公里,人口有2700多万,这两个数字在全世界均排在60位以内。乌兹别克斯坦素有“三金之国”的美称:棉花——“白金”,金矿——“黄金”,天然气——“蓝金”。这“三金”又称为“乌国三宝”。“三宝”名不虚传、“沉甸甸”的,其年产量在世界排行榜上均列前十几名之内。

乌兹别克的饮食文化很独特,人人钟爱手抓饭。我好奇地问过一些乌兹别克朋友,“一天三顿吃抓饭,甚至一年365天,天天都吃抓饭行不行?”他们异口同声、毫不犹豫地说,“行!”乌兹别克“精品”抓饭有三大“必须”:必须用黄的胡萝卜,必须用羊尾巴油把生米“焗”成八九成熟,拌饭吃的“主料”必须用精选自脊骨两旁的烤羊肉。我参加过一个“流水席——早寿宴”。在餐桌上,只摆放着一大碟抓饭,来客四人一桌,且只有男宾。饭一分为四,每人只享用朝向自己的那四分之一,都闷着头吃,用毕则起身离席。“抓饭”,从前的确是用手抓着吃的;现在在城镇,人们用大勺子舀着吃。不过,也有例外,记得有位长者邀我和夫人到家里赴宴,为了表示隆重,恢复了“老礼儿”,第一口饭是用手抓着吃的。乌兹别克斯坦有一百多个民族,乌兹别克人占近八成。各族人民勤劳、勇敢、善良、平和,相处得很融洽。乌兹别克朋友常与我谈国家的未来。我总是这样说:乌兹别克斯坦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底蕴,人杰地灵;上苍又赐给它品种那么多、数量那么大的宝物,强大复兴必将指日可待。

相关文章

Your Comments

近期评论

    功能

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